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May 2008
31 May 2008
¡¸ dancing away 23:59 ¡¹



排挤……

下午到世界书展走了一趟,碰到了好一阵子没见的前同事伏钢。他和其他早报同事在讲座上和公众分享采访四川大地震的经历,吸引了不少人入席。

伏钢最近很“红”。不只是因为他从灾区发回了触动人心的报道、拍下了震撼心灵的照片(尤其是丧命女童手里紧握着笔的那一张),也因为他最后一分钟被拒电视台大门外、无缘上赈灾慈善节目,事件被广泛报道。

和伏钢一同在早报服务了好几年,虽然只是同事,根本算不上是好友,但对他有基本的认识、大略知道他的为人:心直口快、有话就说。

真理、真相,未必是越辩越明,但基于对伏钢的那一点了解,我选择站在他这边。

负责为电视台辩护的发言人否认说是为了“平衡”,所以最后一刻拒绝让这回担任早报特约记者的伏钢上节目。是否为了“平衡”,我说不准,但肯定的是,整个节目很不平衡。

说的难听一点,电视台合约艺人霸占了整个舞台,连唱歌不怎样的,也被安排唱这个、唱那个,有这样的必要吗?电视台不应该忘记,它是收费制作赈灾节目,而不是制作自家的娱乐节目。

台湾电视台之间虽然为了收视率争得头破血流,但需要赈灾筹款时,演艺圈各人可就突破门户之见,真所谓众志成城。不只平时不可能同台的大牌主持人一同接下主持棒子,不同电视台电视剧组的艺人也成团成队地上节目呼吁筹款。看了很叫人感动。

新加坡电视台实在有够落后,不让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的记者分享所见所闻,不让“非我族类”的电台DJ上节目尽一分心力。心寒。

**********

题外话:某台湾歌手到新加坡开唱,演唱会制作公司同电视台有“密切关联”,不让omy网站采访,某些人又说不让某家华文报章采访。如无意外,到头来应该不会有任何华文报章报道演唱会,英文报章情况如何倒不知会如何。

真的很搞笑。即使再怎么视而不见,也不能否认报章有很大的宣传威力,搞小圈子、搞对抗,对艺人到底有什么好处?虽然我对事件中的歌手没有好感,但也怪可怜她的。



0 comment

25 May 2008
¡¸ dancing away 20:14 ¡¹



昂贵的爱……

看本地为中国四川大地震灾民筹款举办的赈灾电视节目,满腹失望。节目内容如何、定调如何、主持人和艺人表现如何,尚且不谈,最让我受不了的是舞台和布景。

据知,同制作其他电视筹款节目一样,电视台照旧会收取制作费。富丽堂皇、美轮美奂的舞台,搭配绚烂的灯光,得花多少钱啊?

在摄影棚里的同事说,在现场看来,舞台还好,也不是很特别。这或许没错,但只要同香港、台湾的赈灾筹款节目一比较,马上就看得出本地电视台有多奢侈。

多省一个钱,就等于有更多的善款来帮助灾民。这道理,一般人都应该能理解吧?

为什么要搭建如此一个舞台?是为了要确保所制作出来的节目“同以往一样高素质”?是本地人已经被宠坏了,非得要看到漂漂亮亮、美美丽丽的舞台、布景,才愿意捐款?又或是有其他原因?



0 comment

24 May 2008
¡¸ dancing away 09:40 ¡¹



刮目相看……

第一次看见徐佳莹,是在中天电视的节目《大学生了没》,听她现场演唱自创曲《身骑白马(抒情版)》,很惊为天人!这个身材不高大、外表不算出众的女生所蕴藏的才华,叫人不能不停下脚步、放下手边在做的事物,多看她两眼。

连我母亲的视线和耳朵,也被徐佳莹的表现紧紧吸引,一边听一边露出微笑。真不容易啊。

把众人耳熟能详的歌仔戏融入现代流行歌曲中,是很大胆的尝试。大胆,但非常成功。实在谢天谢地,好久没有出现这么棒的创作型歌手了。

赶紧上YouTube找出徐佳莹参加第三季《超级星光大道》至今的参赛片段,原来她已经唱过了三四首自创曲。虽然不是首首都像《身骑白马(抒情版)》般这么大震撼,但都不失为佳作。

第三季《超级星光大道》因为有她,让我对节目更期待。又得花精神和时间追看了,但不要紧,满足感最重要。

徐佳莹《身骑白马(抒情版)》初试啼声


网友整理出徐佳莹参加《超级星光大道》至今的部分参赛片段


徐佳莹《身骑白马(抒情版)》完整版



0 comment

23 May 2008
¡¸ dancing away 01:14 ¡¹



放弃了吗?

看台湾的晚间电视新闻,惊觉台湾总统马英九的夫人周美清已经向所服务的兆丰银行递交退休申请。

据记者挖出来的消息,周美清是在马英九就职前两天递交申请的,银行方面重视她的法律专门知识,视之为重要资产,迟迟没有将退休申请再往上提。

周美清向来给人的感觉是独立的现代职业女性,有个性、有想法。马英九3月当选之后,周美清表明将继续工作,在赢得不少掌声之余,也受到一些政客的批判,指她应该更安分地扮演第一夫人的角色。

是怎么了?放弃了自己的坚持吗?为何会有这样的转变?

难道又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难道真无法逃避宿命?



1 comment

20 May 2008
¡¸ dancing away 12:09 ¡¹



马英九上台……

台湾新任总统马英九上任,台湾各大电视台大清早就开始全程转播。看什么?

看紧张的马英九再接过了国玺之后,忘了同立法院长王金平握手。

看陈水扁同马英九在总统府里交棒时的交谈互动。是做戏?还是真的气氛融洽?

看陈水扁有点尴尬地离开总统府,恢复平民身份。

看李登辉终于“甘愿”(或“不甘愿”)地出席马英九的就职大典。

看马英九作就职演说时谈“九二共识”和“不独不统不武”。看他又紧张又坚定地为台湾的未来定调,为他捏一把冷汗。

还有,看马夫人周美清淡扫娥眉、浅抹红唇,穿着深蓝色衣裙,表现地落落大方,全程不忘微笑。不是那种庸俗的美丽,很迷人。

当然,还要看媒体如何评点马英九、周美清和全家人的穿着,分析各自服装中“隐藏的政治意味”。

很有趣的一个早上。



0 comment

19 May 2008
¡¸ dancing away 10:10 ¡¹



积极……

香港和台湾都为中国四川大地震的灾民举行了电视募款特别节目,处理手法有天壤之别。

香港TVB的节目从一开始就悲情到最后,从主持人到艺人,大多都是一张苦瓜脸。虽然有少数人尝试通过说话的语气、一两个笑容来缓和僵硬的气氛,但给观众的只有悲壮的沉重感。这样的节目,真的很难让人看到最后。

反观台湾中视、中天频道和香港凤凰卫视联办的节目,定调截然不同。艺人也谈他们对地震的感想和反思,也有人难过得掉泪,但节目呈现出来的是一种迎向生命光明面的积极感,气氛相对地轻松,也振奋人心。

这很大程度得归功于当晚的主持群。综艺圈大姐大张小燕脸上始终带着微笑,鼓励所有人捐款;大哥大张菲语重心长地指出灾民如今需要大家的何种帮助;蔡康永说话的语气如常地有浓浓文人气息,能为人的内心注入一股暖流;吴宗宪没有开黄腔,其急促的说话方式让观众感觉到了捐款赈灾的迫切性。

或许真因为台湾人经历过9.21大地震,深刻体会到悲哀伤痛背后是人性的伟大,体会到人即使再困苦也能够借助众人力量重新站起来,才能以交积极的态度来面对这样一场世纪浩劫。

逝者已逝,再如何悲叹也无济于事。积极帮助存活的人,需要的是乐观的态度。




0 comment

18 May 2008
¡¸ dancing away 23:01 ¡¹



把爱传出去……

一场无情的地震毁天灭地,夺去了无数性命、破坏了无数家庭,也意外地造就了台湾和中国大陆之间的破冰之旅。有爱,就不用等待5.20。

台湾准总统马英九和准副总统萧万长率先捐款,对中国政府及人民释出善意。包机运送物资和救援人员到四川灾区去,虽然得以澳门作中途站,但也算得上是直航了。

星期六日晚上,台湾两个筹款赈灾电视节目为四川灾民尽一份心力。因为经历过9.21大地震,台湾人民能感同身受,尤其受灾户更了解那种痛苦、焦虑和无助,捐款不手软。

台湾老中青演艺人员也群起尽力,有些已经不活跃于演艺圈的艺人甚至从台湾以外的居住地飞回家门,就为了同大家一块儿显爱心,即使可能根本没有机会演唱。像主持人说的,阵容的确空前。

看着周杰伦、蔡依林、庾澄庆、王力宏和星光帮等大批演艺人员,不管是大牌还是小牌,跟着马英九及夫人周美清,在现场接听观众的捐款电话,是一种感动。不排除少部分人或许为了一个镜头而出席活动的可能性,但更相信绝大多数人是出自于同理心和民族爱心而献出努力。

“勿因善小而不行”,不很难理解。即使再如何天崩地裂,爱始终温暖人心。

******************************

“天顶的月娘啊,你甘有在看,
看阮的心肝啊,为何在作疼,
天顶的月娘啊,我轻轻叫一声,
望伊会知影啊,不倘乎我孤单。”

******************************

张学友《你可以为这世界付出更多》(词曲:古羽)



0 comment

17 May 2008
¡¸ dancing away 19:56 ¡¹



新加坡在哪里?

我和几个同事接到一家伦敦公关公司来的电邮,说某某交响乐团将到中国北京呈现演出,可以安排我们这家华文报同交响乐团进行访问。

一头雾水。英国的交响乐团到中国北京去,与我们何干?要新加坡的报章来宣传些什么?

和同事讨论之后,得出这样的结果:公关公司从互联网上找到一些资料,八成以为华文报都是中国的报章,又或者认为“新加坡是中国的某某省份或乡镇”。

不论是第一种可能性或第二种可能性,都只说明这家公关公司没有做好功课。

即使我们这份报章真的是中国的报章,在这时候(四川大地震)还会重视同交响乐团作访问吗?失策失策。



0 comment

15 May 2008
¡¸ dancing away 21:02 ¡¹



血滚……

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原本想行善捐血,没料到会气到“血滚”(blood boils)。

公司举办捐血活动,鼓励员工和公众捐血,是好事一件,却落得一些人满肚子气来收场。

话说,附近一所学校的近百个中学生也来捐血,把整个礼堂(用作为捐血中心)内外都搞得乱糟糟、闹哄哄。但既然是来做善事的,也罢。

叫人气愤的,是一些学生做了身体检查后被拒捐血,有些人竟然说:“Heng啊,还好不用捐血。”

要是并非心甘情愿的,花工夫来排队干吗?难道就只为了讨好老师和校长?不相干、没事做的学生不断进出礼堂,高声谈天说地、嬉笑打闹,简直把地方当作自己家。

令人气愤的还有那些当志工“协助捐血工作进行”的学生。

那些可恶的学生志工把捐血者的次序都弄乱了,喜欢叫谁就叫谁,看见是自己的同学,就让他们插队先检查身体、先捐血。在场的不少捐血者即使发出怨言,学生也懒得理会。

我自己就是受害者。明明先到,但就是被晾在一边。也上前提醒过了,但那些学生不知道是听不懂中英语,还是大脑完全不会把别人的话给记录下来。红十字会的员工见我等了这么久,问我怎么一回事,然后提醒学生待会儿要让我先捐血。结果呢?那些学生依然故我。

我站在一旁边等边看时钟,在计时。

整整一个小时,我等够了!实在火大!决定不再浪费更多时间,当场把捐血表格撕毁,头也不回地离开。后来发现,还有其他同事也被学生给惹火了,也放弃了捐血念头。

一个小时,能做的事情有很多。那些学生或许不把时间当时间,但其他人的时间是宝贵的!



0 comment

10 May 2008
¡¸ dancing away 09:52 ¡¹



乱糟糟……

住家附近的购物中去年展开扩建工程,加多了一点空间,有点“到喉不到肺”,不像Jurong Point当时的扩建工程加建幅度大很多。

一些新店铺已经开张,原本带着期待的心情,结果只是一场失望。新店和原本已经有存在的商店,没什么两样,很大程度上是在复制商店。怎一个“闷”字了得。

配合扩建工程,好一些店铺都展开翻新和重新装璜工程,听说是“被迫”的。店家真是可怜。

更可怕的是,购物中心管理层不断使出《倚天屠龙记》明教教主修炼的“乾坤大挪移”。A、B、C、D店搬到新增的店面,E、F、G、H搬到A、B、C、D原来的店面,I、J、K又和L、M、N对调店面,诸如此类,整个购物中心一团乱。这里有围板,那里又有塑料布盖住,有点像战场。

要是移动有道理,对消费者有好处,那倒也还能忍受,但至今还看不出来这次的大型行动有些什么意义。

像食阁从底层搬到三楼,虽然焕然一新,但面积变小,座位不足,在繁忙时间尤其糟糕。就曾经在找座位的时候,不只一次听到有人说到购物中心外的其他地方用餐,真的是害了小贩们。

作为消费者,感觉这次的扩建、翻新和搬迁行动毫无章法,好像是事前没有做足准备似的,令人失望。



1 comment

08 May 2008
¡¸ dancing away 00:03 ¡¹



自我要求……

家里两代人都是小贩,因此从小接触饮食业,对这行有一定的认识。

我父母对端给顾客的产品的素质相当在意,想尽办法不断改善产品的品质,常常都在测试改变煮法、程序、材料等,看看能不能弄出更理想的产品。除了自己试味,还会叫家里人试吃,搜集不同意见。

由于耳濡目染,一直认为这是饮食业者应有的最基本执著。真是一厢情愿的无知。

这个晚上,和几个同事一起吃晚饭,我和其中两人点了一样的面食,他们的没辣椒,我的有。东西端上桌,同事A的第一个反应是觉得面食很油,显然是油下得过多。再来,面食煮太久,变得太软烂,失去了应有的弹性。

我的那碗面食更“精彩”,完全是红彤彤的,一看就知道不妙。但是钱都付了,不吃岂不是伤了荷包?结果,我伤了肠胃。

我已经算是很能吃辣的了,但也觉得这碗面食实在辣得过分。同事A见我一边吃一边猛流汗,很庆幸点了不加辣椒的面食。

同事B呢?只吃了两口面食,就把筷子搁下,到咖啡摊买烤面包回办公室里吃。

虽然是小贩,做的未必是大生意,又或者不是老板而只是雇员,但也应该有基本的自我要求。这是对本身工作的尊重,也应该是对自己的尊重吧?

煮一碗面食并不是太难,要煮得好,却需要功夫和“心”。随便端些东西上桌,等同送毒药给顾客,量谁也不愿再光顾。



0 comment

05 May 2008
¡¸ dancing away 23:31 ¡¹



无法再见的朋友……

人在香港的朋友FJ捎来消息,说中学同学XJ心脏病发作,昏迷不醒,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我从来没有和XJ同班过,谈不上熟悉,仅仅是碰面时点个头、打声招呼的同校友人。

不知道XJ有何想法,但我对她有一种“识英雄、重英雄”的感觉。事因她当时是全校最高的女生,而我是全校最高的男生,她中四时应该有1.8m,我也已经1.9m,是学校里的一对“怪物”。

十五六岁的男生就是调皮捣蛋,身边的一些朋友曾经取笑起哄,说我和XJ是天生一对,我应该去追求她。当然,什么恋情都没发生过。

算一算,自毕业已经十多年没见到XJ了。前两天才偶然在Facebook上看见XJ和另一个朋友的合照,立刻点击链接要求成为XJ的friend。没料到,XJ当时已经辞世了,发出去的request永远不会有回音。

以为找到了许久不见得朋友,想重建友谊的桥梁,结果是连一声“哈罗”都没机会说出口。



0 comment

02 May 2008
¡¸ dancing away 20:16 ¡¹



弃守……

因为上课的关系,这几天都把时间花在丹戎巴葛。

趁午饭时间还没结束,到一名老街坊的店去打招呼。一到店门前,惊讶不已。原来的药材铺不见了,虽然一个角落还挂着同一块旧招牌,但老街坊剩下的空间只有大约数平方公尺。

在我出生之前,这家药材铺就已经存在。我们一家同药材铺老板及老板娘都很熟,虽然搬离那一区已经超过20年,但每回经过都一定到药材铺走走、打打招呼,顺便买一些东西。

大约10年前,由于生意大不如前,老板把一半店面租给相片冲洗店,留守剩下的一半店面,坚持着药材铺的生意。上一回到丹戎巴葛也不是很久之前的事,不料这一回什么都变了。感觉好像珍贵的回忆都被侵蚀掉了。

相片冲洗业日落西山,相片冲洗店已经变成甜甜圈专卖店。左半边的药材铺没了,如今是中式甜品店。老板只在一个角落分割出小小的空间,转卖瓶装凉茶以及电话卡之类的小东西。

老板的头白了,熟悉的笑容依然在。谈起改变,老板边微笑边说:“是这样的啦,现在年头不好。”笑容藏不住一丝丝的无奈与不舍。

老板感慨地说,独立及小规模的零售商在现今社会越来越难有立足之地,生存空间都被资金雄厚的大规模连锁商吞噬尽了。弃守祖业或许是苟延残喘的唯一生机。无奈,但无法不接受现实。

再过个几年,本地的零售业不知道是怎样的一道风景线,实在不敢多想。

在一个凡事讲求制度化的城市里,购物消费也变得“制度化”,不论到哪一座购物中心,里头的商店大多熟口熟脸。这家店在A购物中心里有,在BCDEFG购物中心也找得到,每座购物中心都一模一样。

消费者不愿掏钱包,除了经济不好、通货膨胀等原因,也因为零售商店无法刺激人们的消费欲望。真正具创意的个性化商店,仿佛是沙漠里的绿洲,众人苦苦追寻,却可遇不可求。

连消费都这么无奈,这个城市实在令人闷得发慌。




0 comment


上课啰……

课堂可以是超无聊的地方,同时也可以很有趣。听起来像是矛盾,但两者没有抵触。

无聊,因为上课内容不符期望,难免抱有失望。

无聊,因为总有些自以为是的人爱高谈阔论、自吹自擂,浪费所有人宝贵的时间。

有趣,因为也有人问有些有趣的问题。有趣,不是因为问题特有深度,而是因为挑起了一些你我平日忽略的事物,让人对它们重新思考。

有趣,因为有些真正有深度的人会分享令人获益不浅的经验和想法。

有趣,更因为再次经历少年上学堂的日子,重温那种期待见到志同道合同学的殷切。



0 comment

01 May 2008
¡¸ dancing away 18:20 ¡¹



变了那份简单……

唱歌,应该很简单。说穿了,不过是一种抒发情绪、情感的管道。

看电视播出台湾HITO流行音乐颁奖礼,看星光帮(《超级星光大道》第一季前10强)在颁奖礼上轮番演唱去年的流行中文歌曲。很有趣,像卢学叡模仿蔡依林的舞蹈唱《舞娘》,安伯政、林宥嘉和周定纬合唱SHE的《触电》。

也很感动,因为好久没有看见星光帮聚在一块儿演出。去年追看想第一季比赛时的回忆和心情重映心坎:一群爱唱歌的年轻人参加竞赛,互相扶持,从不认识到成为好友。

人红是非多,或许真的是无可避免的自然。据报道,人气王杨宗纬一路走来是非一箩筐,星光帮一些人同他刻意分割,尽量少扯上关系。如果报道属实,他们的友谊好像变了质。

HITO流行音乐颁奖礼是3月22日的事,但似乎看不出情谊生变的端倪。或许根本没事,或许是大家演技好。

因为单纯喜欢歌唱而建立下的友谊,如果就这样毁于一旦,在外人看来是可惜的。

好像凡事都是这样。刚开始通常都只因为单纯的喜欢,所以一头栽进去。但随着时间变迁,越来越多不稳定因素浮现,不论是外在或内在因素,都足以改变原来的简单,让很多事物变色、变得陌生。

心情改变了,一切都改变了。只有惋惜。




0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