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后继无人……
24 October 2007
¡¸ dancing away 00:37 ¡¹



后继无人……

《我报》星期一(22/10/07)的热点新闻探讨的是本地美食后继无人的问题。这个课题,我很有感触。

我可以说是来自“小贩世家”,奶奶以前在新加坡河畔(Asian Civilisation Museum对面)的小贩中心卖广东粥和炒米粉面,生意相当不错。后来因为逼迁,搬到皇后坊临时小贩中心(如今新国会大厦的所在地)。说是临时小贩中心,这个地点也经营了好几年。

父母接手摊位之后,改卖云吞面和牛腩面,生意非常红火。父母除了向熟人学艺,也不断改进食谱,食物博得很好的口碑,在那一带工作多年的人应该还有印象。

最有趣的是,碰到国会开会期间,会看见一些国会议员坐在我们摊位前吃面。那些“不方便外出”的高官,也会托人帮忙打包。

由于我从小就长得高头大马,小学二年级起,下课后就到小贩中心帮忙父母,不论是接受顾客点餐、捧面给顾客、收碗收盘、收钱及找换零钱,又或是包云吞及折纸盒,样样都得做。妹妹后来年纪稍微大一些,也加入了这个行列。长久下来,小贩的辛酸,我们看得清清楚楚。

烤叉烧、焖牛腩、煮辣椒酱,无一不是费时费力的工作,父母的青春岁月都耗了在准备食材上,为的不过是希望顾客会喜欢食物,能多赚几个钱来改善家计。午餐时间忙起来时,那种不断煮面、连喘气机会都没有的辛苦,是外人不能理解的。

由于长时间同水和油接触,父母双脚的皮肤变得敏感,整天都脱皮,而且双脚满是水泡,碰一碰就会流血,再怎么看医生接受治疗,双脚的伤口也无法愈合,除非不再当小贩。但对于没有其他一技之长的父母来说,这根本不是一个选择。

记得当年的“春到河畔迎新年”活动,就在小贩中心旁的新加坡河两岸举行,大批大批的游人都涌进小贩中心用餐,很多摊位那段期间晚上都继续开档做生意。我父母当然也不例外,我和妹妹也都在小贩中心帮忙。这也因此造成了小遗憾——童年和少年时期有将近10年从没过农历新年,几乎忘记了过年是怎么一回事,想到过年,脑海里就只有忙忙碌碌的画面。

父母后来因为体力问题,转而到学校里卖面,同样受到学生的欢迎。不少华中初级学院和南洋初级学院的毕业生,应该都还相当怀念他们的手艺吧。

去年,由于体力大不如前,父母放弃面食,改而卖包点。他们精湛的手艺就此销声匿迹。对于从小就吃父母的云吞面和牛腩面的我而言,实在觉得非常可惜。

但可惜归可惜,我从来没有想过继承父业,一来没有那个能耐,也因为这么多年来看尽了小贩的辛酸,不想让自己也过同样的生活。父母也从小就告诫我和妹妹一定要用功读书,千万不好步他们的后尘,即使我们说要把他们的手艺发扬光大,父母也绝对不会赞成。

相信很多当小贩的父母想法也相同。本地美食后继无人,似乎是注定的。

真的很怕新加坡日后只剩下口味千篇一律的食物,更怕日后本地就只有食阁(food court),什么饮食文化都荡然无存。没有了文化、没有了历史,就等于没有了根。欸,好像是说中了新加坡的老问题。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