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历史包袱……
08 August 2007
¡¸ dancing away 00:12 ¡¹



历史包袱……

中学的特别课程和快捷课程合并,明年起变成单一的快捷课程。我也是特选中学(SAP school)特别课程的产物,问我对教育部的这项宣布感觉如何,好像有点感慨,但又似乎不觉得怎样。

一些人,尤其是华社族群,可能会担心特选中学(SAP school)的未来,因为特别课程当年之所以会存在,为的是要区分出在特选中学修读高级华文的学生。当初知道教育部会有此宣布,预想到的就是这个问题。

有趣的是,消息宣布至今,似乎还没有太大的回响,华社的反应似乎也不是太强烈。不知道是有声音但没有大声传达出来,还是有声音但未发出来,又或许根本就没什么人在乎。难道是我们之前想太多?

同意同事GF所相信的:事物若存在必定有其原因,如果消失也必定不会没有理由。随着时间巨轮的推进,既然特别课程这个标签已经没有实际功能,扔掉也不觉可惜。

这对特选中学有影响吗?从本质上来说,应该不会。如果学校出现变化,不论是哪方面,都应该是本身的问题。像华侨中学(Chinese High),早已听闻其中文环境已经变质,这事实被赤裸裸地摊开在上星期的《早报星期天》里。

华中的环境变质,是教育部宣布两种教育源流合并之前的事,或许是学校政策问题导致,校方本身最清楚。有没有教育部的宣布,都不会改变本来就会发生的事。

有人问说,如果连同特选中学的名堂也消失掉,觉得如何?还真有点说不上来。

感觉上,特选中学这个名堂似乎没有多大意思了,因为即使冠上了这个名号,也不代表学校就一定会符合某种期望,或达到某种目标,华中就是一个例子。到头来,是校方要怎么办校在左右学校的方向和未来,特选中学的名堂无法逼使学校走某一条路。

每个人的看法都可能有出入,这不过是我这个小胖闲来没事的乱想。



2 comment

2 Comments:

我以前是斩钉截铁地说,我是SM Goh口中“打死不走”的新加坡人。不是我特别爱国,而是这里有我的历史和成长的记忆。可是,这些记忆和历史却在变迁中,一点一滴地消失。

中学从丹绒加东搬到丹绒禺,目前暂时坐落在波那维斯达一带。木麻黄没有了,甚至一度连校服的外套颜色也改变了。

现在,连特别课程也成了昔日的名词。记忆逐渐被掏空,最后变成没有历史、没有记忆的人。

那,这里还有什么可留恋呢?

OKSan

By Anonymous OKSan, at 08 August, 2007 01:23  

在新加坡,是没有永恒的。所以,也真的很难有什么值得留恋的。

失去了记忆,并不是什么学校国民教育或全国性运动能够弥补的。没有了记忆,人就自然失去向心力。

By Blogger 小胖, at 08 August, 2007 12:52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