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斗败的公鸡……
12 January 2007
¡¸ dancing away 00:05 ¡¹



斗败的公鸡……

才刚上战场,杜莱就鸣鼓收兵。新加坡上下等了这么久,都期待看一出好戏,想知道杜莱和他以前在NKF的朋党到底还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事情发展成这样,想必很多人都大失所望。

这起新NKF起诉旧NKF管理层的民事诉讼案,如此发展并不叫人意外。同样的戏码,杜莱前年就演过一遍了。

前年7月到刚启用的高等法院采访NKF起诉SPH(新加坡报业控股)诽谤的民事诉讼案。杜莱走进法庭时,那趾高气昂的神气模样,到现在我还能清楚记得。更记得的是,杜莱自信满满的样子没能保持多久。

代表SPH的文达星律师当时在法庭上揭露了许多不为人知的NKF幕后秘密,只见杜莱自信的笑容渐渐消失,脸色越来越凝重。到了傍晚休庭时,他头垂得低低的,像极了斗败的公鸡。他那个模样,我也清清楚楚记得。

隔日,杜莱撤销对SPH的民事诉讼案,但一切为时已晚,好多好多肮脏污秽的NKF运作细节都已经公诸于世。

说起NKF,我是气愤的。一名自小就认识的长辈就是因为得不到NKF的援助,最终丢了命。

这名长辈是family friend,我们小辈都称他叫suay suay uncle。别问我他的名字是怎么一回事,我也说不上来。

话说suay suay uncle无亲无故,孤家寡人,不幸患上了肾脏病。由于一贫如洗,他到NKF寻求援助,希望能够在NKF的洗肾中心洗肾,不料被拒绝了。

过了好一阵子,我们才知道他患病。他告诉我们,NKF一开口,竟然要他卖房子洗肾,或向亲人借钱洗肾,只有当他实在孤立无援时,NKF才会考虑帮助他。Suay suay uncle没有亲人,也没有房子或值钱的东西可以变卖,应该是最佳人选了,但NKF始终都拒绝帮助他。

这听在我们耳里,简直有点难以置信。NKF不是慈善机构吗?不是以拯救肾脏病病人为己任吗?虽然在这之前已经听说过一些不利于NKF的传闻,但实在没有想过情况真的这么糟糕。

朋友们赶紧叫suay suay uncle到另一个专门帮助肾脏病病人的慈善机构求助。这次,他很快便得到医药照顾了。

不过,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的病情已经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过没有多久便辞世了。才过不到一年,NKF对垒SPH的诉讼案便展开了。

我不是法官,不能判杜莱有刑事罪。但肯定的是,NKF的金字招牌被他和一些其他人给砸了,道德上的罪是永生无法赦免的了。

杜莱有罪与否?你我心里都有一座天平。



4 comment

4 Comments:

以前NKF这类坊间传闻很多呀,最终还要多亏贵公司的龙小姐勇于揭发金水喉事件,不然还要这样继续无法无天下去!
阿杜先生的假面具幸亏被戳破了,否则花生米夫人必不会如当头棒喝,从她的kajang puteh梦中幡然觉醒吧!

By Anonymous 羽翔, at 12 January, 2007 11:34  

其实,真的得归功于那名勇敢的承包商才对,要不是他挺身向ST透露了金水龙头一事,新加坡大众可能还蒙在鼓里。

By Blogger 小胖, at 12 January, 2007 17:12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站在高处,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天经地义,更何况是慈善事业,奉献精神匮乏等同叫人自杀,忍他也罢,居然还敢胡乱show hand,和媒体老大赌大,结果踢到自己的八月十五!

By Anonymous 辉煌, at 16 January, 2007 02:22  

这叫“活该”吧。

By Blogger 小胖, at 16 January, 2007 11:27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