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精彩?
24 January 2007
¡¸ dancing away 00:52 ¡¹



精彩?

朋友读了星期二的《我报》,读了我写有关“独眼龙”陈楚仁在法庭上自我抗辩的热点新闻,问道:“到底审讯精彩吗?”

觉得这个问题有点难回答,因为采访过的法庭新闻实在不多,甚至可以说是屈指可数,难以做出很客观的比较。

如果同NKF(全国肾脏基金会)起诉SPH(新加坡报业控股)民事案或前空姐徐嫦欣(Constance Chee)抛女童案件相比,独眼龙案件的审讯可以说是逊色很多。

理由简单,因为被告陈楚仁决定不聘请律师,坚持自行抗辩。没有代表律师,意味着他就必须亲自盘问证人。没有接受过法律训练、不清楚法庭程序,在起跑点上已经输掉的岂止一个马鼻而已。

即使独眼龙有急智,思路也不算混乱,但在法庭审讯中还是不足够的。这些都不足以keep you alive,and I mean it literally。

虽然他盘问证人时有一定的idea,尝试以经济没困难和案发前喝了很多酒来消除杀人动机,也懂得在一些关键时刻捉住证人的痛脚展开攻击,但攻势并不强烈,感觉虎头蛇尾。他也常忘记(真忘记?还是不懂得?)该适时地把疑点同案情连接起来。

独眼龙有时还会冒出让我和一些其他同行感到莫名其妙的问题。打比方,一名邻里警局警员因为负责接收公众捡到的泰铢(怀疑是被告从死者家抢走的)而被列为控方证人,独眼龙既然问他以前接受射击训练时,是否能够肯定隔壁的同伴开了多少枪。真怀疑,他是否有搞清楚这名警员在案件中扮演的角色。这样的问题同案情有何直接关联呢?

到底是他搞不清楚状况,还是我们搞不清楚?我也真搞不清楚。只希望他以前看的法庭电视剧和电影够多,能从中摸索出抗辩的头绪。

他的妻子第二天早上接受访问时说,看了丈夫在庭上盘问证人的情形,觉得放心了。她是在说些安慰丈夫的话吗?我还是搞不清楚。

换个角度来看,这起案件的审讯也可以说是精彩的。正因为独眼龙不是习法律之人,随时比高明的律师更不按常理出牌,随时会有出乎意料的表现,采访的记者无时无刻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

另一个朋友的好奇心被挑了起来,审讯第二天下午原本想到高庭听审,却不得其门而入,白跑一趟。原来审讯进行得太快了,证人几乎“耗尽”,控方中午不得不要求法官批准把审讯展延到隔日。

真的是很快。第一天传召了19名证人,第二天上午则传召了15名证人。原因无他,就只因为独眼龙不善盘问,很多证人没有盘问,即使盘问了,也没有下功夫好好问问题和听清楚证人的回答,有点草草了事。

再在法庭上这样嬉皮笑脸,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那我也只能对他说一句“God bless you!”,虽然我不是基督教徒或天主教徒。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