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记者PR过招千百回……
21 December 2006
¡¸ dancing away 21:26 ¡¹



记者PR过招千百回……

同PR(公关)接触、交流,可以说几乎是记者每天的工作之一,不论是询问资料、讨论新闻采访,又或者是闲聊(只限感情要好的PR)。政府部门、法定机构也好,私人企业也好,甚至是学校,都有专门处理新闻相关事项的PR,PR又怎可能不成为记者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一种米养百样人,记者各有不同,PR当然也形形色色。

有些PR,为人真的好得没话说,工作能力强,能以最快的速度处理不同记者提出的request,不拖拖拉拉来浪费彼此的时间。更棒的PR(通常因为在这行久了)新闻嗅觉一流,能够为记者设想,甚至是提供不同的新闻角度让记者参考,新入行的记者能碰到这些“超级PR”,可说是三生有幸。

以上形容的不是天使,而是活生生的人。这些超级PR有口皆碑,记者们都知道他们是谁。我的其中一名老板把他们形容为“Old School的PR”。

这么说来,那些表现不佳的PR岂不是属于“New School”派别?

是否真的是Old School vs New School,且不评论。但差劲的PR倒有很多东西可以谈(or perhaps“弹”)。

最怕的就是一些不认真处理request的PR。打比方,问说为什么A情况时会发生B情况,PR忙了一整天之后的答复竟然是“因为发生A情况,所以出现B情况”。讲了不是等于白讲吗?当你告诉他说,你需要详细一点的解释时,他的语气会立刻变成很无辜,好像是被人欺负似的,然后再以很无辜的语气说:“我再试试问一问。”再问一问?只怕是没回音。

另一种记者都很怕的PR,是那种“超级失忆PR”。提出采访要求之后,等一天、两天、五天,都无声无息,好像是肉包子打狗一样。一星期后拨电询问进展,他的答复竟然是“我以为你忘记了”。忘记?到底是谁“忘记”了啊?

难道我忘记,他就当作没有一回事,把request当作是黑板上的粉笔字,悄悄抹掉就算?为什么这样?我试图找合理的解释。是这些PR想“有效”地减少工作量?又或者是他们的老板要他们这么做?无论是哪种情况,都只突显出本身的不专业。

今年某时在写一条新闻时,向某机构要一些资料。事先声明,新闻本身是正面的消息,想不出PR有什么理由不愿意帮忙。没料到,对方劈头就问:“你给我们多少版位?我再看看能不能帮你。”听了之后,怎能不火冒三丈?谈都还没谈,就丢出这样的一个问题。后来和一些其他PR聊起,他们无不大表惊讶,不苟同那个“无礼PR”的做法。

PR们的惊讶不难理解。PR的工作原本就是帮助自己所服务的单位争取曝光机会,以及在有负面新闻出现时设法把伤害减到最低。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应该是谁都不会做的事。真是令人想不通。

要挑毛病,即使三天三夜都挑不完。算了,只能祈求上天保佑,让我们碰到好的PR。

P/S:PR Officers又可称为Public Affairs Officer,或是Media Relations Officer,或是Corporate Communications Officer等等。不论哪一个称呼,指的都一样,我们私底下还是习惯叫他们PR,好像比较亲切一点。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