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那一篇报道……
29 December 2006
¡¸ dancing away 13:50 ¡¹



那一篇报道……

早报财经组同事慧婷经过我的座位时,顺道串门子。她刚和侨福集团的代表们聚会用餐。

听见她说起“侨福集团”,让我不经意地想起了已逝的集团创办人黄周旋老先生。不知不觉,黄老先生也离开了两年多。

2001年7月,我在早报报道了有关一群中国客工遭雇主拖欠薪金的新闻,这群客工拿不到薪金,也追不回离乡之前所付的“保证金”。客工们被迫回返家乡,无法偿还为了缴付保证金而借下的巨款,情境凄凉。黄周旋老先生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通过私人秘书联络上我。

在那很大很大的办公室里,黄老先生拿出了26万元现金显示诚意,要帮助那群可怜的客工解决在家乡所欠下的债务。我事后告诉同事们,这辈子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多现金,看得我都傻眼了。

黄老先生侠义心肠,匿名助人,不愿让受益者知道他的存在。这样的事情,不知他做过多少回。

那一则报道让我和黄老先生结下了缘。隔年,趁着桥北路的侨福广场落成,同黄老先生做了一次专访,谈他建造侨福广场的理念和设计想法,还谈了很多有关他比较私人的事情,包括生平事迹。

为了尊重他低调的个性,报道着重于侨福广场。报纸封面刊登的照片是侨福广场里那全世界独一无二的三面酒塔,“酒仙子”飘然而上、凌空取酒,画面美极了。当时我还兼采访优频道的电视新闻,摄影师少安边拍画面边称赞“酒仙子”的飞天姿势,事后Eric剪片时也对侨福广场赞不绝口。

2004年9月,黄老先生因为心脏病逝世,享年79岁。早报的老板们都认为,不应该让黄老先生热心助人的事迹埋没于黄土之下。于是乎,我奉命在半天内完成一个大版,回顾了黄老先生如何义助客工,写他从中国随着国民党退到了台湾、如何在香港发迹、为何移居新加坡,以及因为离开中国而造成对元配妻子和长子的愧疚等事情。

这一篇特写很不好写,不只准备时间短,我还得非常努力地回想两年前专访时的点点滴滴,并且找回“已经不知道搁在哪里”的访问录音。最终还是把稿件“生”了出来,登在《早报星期天》上,很有满足感,总算尽了一点棉力为黄老先生做了些什么。

慧婷说,侨福集团香港总公司的大厅张挂了我2002年那篇介绍侨福广场的报道。听了有点感动,感谢黄老先生和侨福集团对那篇报道的喜爱。

答应过黄老先生会到北京走一趟,看看他梦想建造的Green Plaza。我会遵守诺言的。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