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不变,但即将不见……
05 November 2006
¡¸ dancing away 20:22 ¡¹



不变,但即将不见……

那天听Radio 1003的晨间广播,听燕青说道,她30岁的时候重访了那些在她生命中有重要意义的地方。听罢,觉得这个做法很有意思,能让藏在心中某个角落的回忆重新浮现,把心房的灰尘拍拍干净。

转眼就30岁的我,几天前的一个下午,把新加坡国立大学设为第一站,独自一人到校园里逛逛,重温以前当学子的那种感觉。

走着走着,发现校园改变了不少,像是自己就读的文学院,多了不少建设,有新的小吃站、咖啡座、书店,连教室的门也换了,还漆上了五颜六色,看得双眼都花了。

拾步上坡,到了熟悉的文学院食堂。虽然一些摊位早已经易主,但食堂的整体感觉并没有多大改变,仍然那么狭窄,仍然有一点阴暗。座位的排列也没有变,还是像以前一样“乱”。

“乱”?这确实是我当年初到文学院报到时的第一印象。

国大建在山坡上,食堂自然也就不是平坦的。所有摊位和一些座位在最高一层,其他座位则散落在以下的两层。建筑师当年好像没有花太多心思来设计这个食堂哦。

记得以前和同学们用餐,几名穿有跟鞋子的女同学,买了食物之后得下楼梯到用餐区,总难免胆战心惊一番,怕踏少了一阶就跌得四脚朝天。

记忆中这种小心翼翼下楼梯的景象可能就此销声匿迹。三个星期前通过电话访问中文系主任李焯然副教授,惊闻食堂这个月17日就停业了,之后夷为平地。据说,在原址重建的新食堂有两层楼高,楼上的用餐区甚至还会有冷气装置。

有点小难过。

我的大学生涯可以说是贫乏的,没有住宿舍,课外活动也不是特别投入。除了上课、到图书馆找资料,最多时间就花在食堂了,一天两餐都在那里解决。7.30am的早餐,通常是chicken cutlet加通心粉,以及一杯鲜橙和香蕉综合果汁,让忙碌的一天有一个美味的开始。现在回想起来,chicken cutlet当早餐,好像不是太ok,不过也已经是历史了。

原来大学生涯的回忆同食堂那么息息相关。在那里用餐、在那里和朋友聊天,也曾经无数次在那里啃笔记,为考试“抱佛脚”。很难忘。

再过几天,这个满载无数文学院毕业生的记忆实体就要消失了。我和一些朋友曾经嫌弃这个食堂“很不好看”,没想到现在竟然会有依依不舍之情。

食堂摊位的uncle和auntie们,新食堂建好之后,你们还会回来打点学子们的饮食吗?

(燕青的“燕”应该是“女燕”,但无法造字,打不出来。)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