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这美丽难解……
13 September 2006
¡¸ dancing away 13:22 ¡¹



这美丽难解……

经过乌节路一带,看见大马路旁一排又一排鲜艳的花朵,在在提醒着大家S2006狂风瞬间已经刮到,就像这些鲜花一夜之间突然闯进了你我的视线中。

黄色、紫色、红色,把街道点缀得亮丽缤纷、赏心悦目,夹道欢迎来自世界各地的贵宾。不过,这样的美丽却让人越看越觉得不对劲。

国家博物馆和新加坡管理大学(SMU)前有一株株向日葵,看上去仿佛是灿烂的笑容,莫非是要补足那400万个微笑?漂亮是漂亮,但是却很突兀。

向日葵源自美洲,种子后来被带到欧洲大量种植,根本就不是亚洲的植物,更说不上同新加坡有什么关系。加上新加坡的公共地区向来少种植向日葵,并不是大多数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S2006筹委会不是一直强调,要让外国贵宾们体验真正的新加坡滋味吗?那又何必找些舶来品装点我们的街道?当贵宾乘车经过时,不知会不会丈八金刚摸不着脑袋,问说是哪里冒出来的向日葵。

撇开向日葵不谈,还有那令人觉得不妥的金盏菊。

在本地华人传统中,菊花是用来上坟用的花朵。我不是说菊花除了拜祭祖先用,日常生活就不能接触。但满街的菊花,怎不叫人皱眉头?跟何况,菊花的茎都紧贴在一块儿,更像是坟前的菊花束。

身边的朋友一谈起新达城周围的满街菊花就摇头,相当不能够理解当局的决定。

我之前报道S2006的准备工作时,就提到了国家公园局(NParks)特地引进许多植物。像娇小鲜艳的尾蝶花(Leopard flower)和红彤彤的“火艳美人”(Flaming Beauty)就很好地融入了新加坡的绿色环境,为何不干脆用它们来取代那些“怪怪”的花朵?又或者是本区域常见的九重葛和大红花,不也是很好的选择吗?

我不是要批评有关单位的准备工夫不充足,相反的,这方面的工作做得很充分,有了大批工人巧手栽种花朵植物,新加坡的街道突然活了起来。

但是在让街道鲜艳亮丽的同时,难道就不该把其他因素也考虑在内吗?除了花朵植物适不适合在新加坡的天气中生长、颜色够不够鲜艳,也该顾及到它们是不是真的有“新加坡味”,还有它们背后所可能存在的另一种意义。

美丽不难,但美得自然更重要,这需要周详的考虑和计划。碍眼的美丽,没人会喜欢。

新加坡这一季的美丽有点怪异,叫人难咽下喉。

(By the way,很多向日葵已经枯萎了,正式大会还没有开始,真是失策。)



4 comment

4 Comments:

there is a simple phrase for this: "trying too hard to please". also i guess those involved or are around the locations felt the pressure to come up with something to beautify the areas. i quite agreed with u that not all flowers are nice, some really look out of place.

By Anonymous littlechua, at 13 September, 2006 20:35  

very out of place indeed... actually they have other choices as they brought in many other species of interesting plants, but i wonder why these plants were not put into more use...

By Blogger 小胖, at 14 September, 2006 01:22  

这几天都刻意避开市区,因为太假,假得像我脸上挤出的笑容……

By Blogger kongling, at 14 September, 2006 22:04  

你是说那400万个之一的微笑吗? :p

希望过了20日,一切能够尽快回复正常。造作的一切让我感觉好窒息。

By Blogger 小胖, at 14 September, 2006 22:18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