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大伯公……
14 July 2006
¡¸ dancing away 15:58 ¡¹



大伯公……

接到任务,同舒诗一起做一期热点新闻,题目是关于“大伯公”方面的法律问题。所谓大伯公,指的是那些借出名字给他人注册生意的人。

没想到会有额外收获。

联络上宏茂桥按摩院谋杀案(即陪读妈妈“小洪”的案件)的“大伯公”,他坦言下星期要被控上法庭了,丝毫没有隐瞒。

因为这起事件而惹上了很多麻烦,各个有关当局对他展开全面的调查。对此,他只能无奈地叹了叹气。他告诉我说,他当初这么做,纯粹是想要赚一些生活费和看病的费用,没有想太多。

他如今被长子责骂,说他惹来了多多麻烦,警察整天找上门。

小洪事件的发生,加上警方后来严厉管制按摩院,制止陪读妈妈在按摩业服务,这段期间除了不少人指责一些不正当的陪读妈妈“挂羊头卖狗肉”,败坏风气,也有人指责“大伯公”把名字借出去,助长了这股不良风气。

我试图从另一个角度去理解“大伯公”的行为。

小洪案件中的“大伯公”已经61岁了,原本是校工,但是遭到裁退。

他借名字给人注册不属于自己经营的生意,是刻意违反条例吗?这或许未必。

我自己家里也有老人家,而且越老越像小孩,不只行为,连脾气也如斯。妹妹常常提醒我,老人家就是这样的,我们要包容,要体谅。

对于他们的一些行为举止、一些处事心态,我是非常不认同的,甚至会为此而生气。但妹妹说,他们年纪大了,有时想事情是很简单的,没有经过深入的思考,而且有时一些惹其他人生气的行为,其实原本是出自好意的。

没错,就是“好心做坏事”。

小洪案件的“大伯公”是不是好心做坏事?是不是纯粹为了帮人,而热心借出名字?这点,我不敢猜测。

不过,我能尝试理解的,是他或许真的只是纯粹想赚一些零用钱,而没有深入考虑到后果。这是不少老人家的通病,甚至年轻人也可能这样。

更何况,就像这名“大伯公”所说的,他并不清楚条例(是否真如此,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他到当局去注册,当局确认他是新加坡公民,有保健储蓄(Medisave),就轻易地让他注册一门生意了。他强调,当局职员并没有多问什么问题。

这么看来,有关当局似乎也应该付上一定的责任吧。制订注册准则是当局的工作。当然,要当局职员当下一一检查所有到注册柜台的人的资料及背景,或许并不是太实际。那么何不倒过来想想,能够怎么样改善整个注册程序,来避免“大伯公”滥用自己的名字为多家公司、企业、商号来注册。

另外,有关当局总有backend系统吧?难道没人或没有一定的程序来检查所有注册资料吗?如果有,应该不难发现有“大伯公”同时注册多家商号而起疑,然后便能采取适当的行动来制止这类有问题的行为。

事情揭发后,当局才敲锣打鼓大事调查,一些人也只把矛头指向年老的“大伯公”,似乎有欠公平。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