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一切从按摩说起……
26 June 2006
¡¸ dancing away 23:11 ¡¹



一切从按摩说起……

我国警方还真的有点倒霉。

警方在这个时候推行新的按摩院管制条例,很多人自然联想到本月18日发生的宏茂桥按摩院谋杀案。要真是如此,动作还真是快得不得了。

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管制按摩院已经酝酿了好一段时间,并不是临时起义。一切安排就绪,却不料杀出程咬金来搅局。

还记得大约两年前,我在《联合早报》当意外记者,被委派代表出席一个研讨会,谈的就是管制SPA和保健按摩院的问题。由于SPA和保健按摩院纷纷进军组屋区,有关当局担心会引起一些社会问题,所以着手研究管制的问题。

记得当时还有ST的副刊记者和一名电视新闻记者,我们三个人坐在一张长桌面对着一大群官方人员(当然包括警方代表),针对他们的发问来发表看法。

很清楚记得,当时的问题包括组屋区的SPA和保健按摩院应不应该设有隔间、应不应该有帘子隔开顾客、店面玻璃窗应不应该允许用黑玻璃等等。我们三个记者当时的反应都蛮直接的:没有隐私,哪里会有顾客上门?

还说了什么?好像很多很多,已经不太想得起来,但是肯定的是,我们尝试在商业、顾客隐私和社会稳定之间取一个平衡。

管制条例开始了,给人的一种感觉似乎是有点针对中国女性。许多原本靠当按摩师的中国女性,尤其是陪读妈妈,突然失去了工作,顿时断了经济来源。

不可否认,当中有些不是按摩师,而是按摩女郎。女郎女郎,个中含义,大家心知肚明。在扫黄的同时,却也打破了其他无辜者的饭碗。

某部长所言,陪读妈妈既然是来陪读,就应该全心全意扮演好这个角色,不应该打工。

但事实上,送孩子来新加坡读书的并非都是大富大贵者,一些陪读妈妈还是须要工作来补贴经济。人力部也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允许符合一些条件的陪读妈妈在本地工作。

但问题是,愿意聘请陪读妈妈的雇主似乎不多,部分时间聘请她们更是难上加难。相信正是这个原因,促使一些陪读妈妈放下身段,到按摩院去打工。

不能当按摩师了,这些正正经经的陪读妈妈何去何从?前途一片茫然。

扫黄的目的是达到了,而且也有必要这么做。

问题是,我们忘了为其他人着想。新加坡人好像都普遍hind-sighted哦!



0 comment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