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的莫名世界 ~左想右想 什么都别想~: 天灰……
04 June 2006
¡¸ dancing away 22:46 ¡¹



天灰……

6月4日,天空很灰,一整天都暗暗的。

心也是这样。11年来,每年这天,都是这样。

那一年,英强凌晨被派到Ford Road站岗,因为天亮以后将举行一场半马拉松赛,他当road marshal。时间真的还很早,真不知道这么早就规定得报到,意义何在?

他紧守岗位,站在马路的分界堤上。

老天和他开了个玩笑。

一辆逃避警车追捕的电单车失控冲上分界堤,他的生命就此结束。

还记得,消息天亮后传开来,我们一班朋友都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

当时不满19岁,朋友的逝世强烈摇晃了世界,一切突然失焦。我和他虽然算不上最好的朋友,但中学认识四年,一起在乐队里为了理想奋斗努力,那种革命情感永远难忘。

听另一个朋友说,他的骨灰里有一朵朵舍利花。信佛的人都说,不得道的人,骨灰不会这样。

他绝对是一个好人,与世无争,乐于助人。老天却如此不公平。

又是6月4日了,心又不自主回到11年前的那个早晨,又坠入深渊。

你在那里,过得还好吗?希望你愉快,你应该得到。

我感冒了,全身在痛。你要祝我早点康复啊……


(谢谢jiuihukia的学生Nana Boitran提供照片)



4 comment

4 Comments:

今天是艳阳天,但是看了你的blog,心情和你一样灰暗。你把我带回了11年前的那个采访线上。

那时,我还在跑意外。

6/4/2006 10:52:47 PM

By Anonymous 隐形人, at 27 August, 2006 16:34  

虽然过了11年,但当年的痛,至今还刻在心里。

6/4/2006 11:03:39 PM

By Blogger 小胖, at 27 August, 2006 16:34  

我没有机会看过《我报》。

但很有趣的,从《我报》的网站里,引起我兴趣的却是许多朋友或似曾相识的名字背后的故事和心声。从大家的博客里,我看到《我报》创办过程里的喜悦,是一个年轻、有活力的团队,不论年纪或辈分,大家都为着共同的目标努力,更难得的是,大家下班后都玩得很尽兴。这大概是华文幕后?我想,看你们的博客或许会比看《我报》精彩。《我报》背后的故事,或许会是个前所未有的奇迹,也或许一切最终还是会回到起点。《我报》的发展,成功与否,这个才是新闻点的所在。听起来有点冷眼旁观的感觉,但无论如何,我期望看见的是一个漂亮的奇迹。

6/5/2006 8:14:57 AM

By Anonymous me 1, at 27 August, 2006 16:37  

me 2
anyway, 说回这篇6月4日的故事。

今天是6月4日,原本以为伟杰要谈的,是轰动世界的心痛事件。

原来是一件来得更靠近、让大大的身躯里的小小心灵更心痛的故事。

还有隐形人当年身为意外记者的回忆,再加上另一个心酸的故事。

原来,每个人的心里总有一些让自己放不下的事情。

今天就亲眼看到一个朋友,面对着纪念碑时的那种眉头深锁的样子。

那是17年前的事。那时候,他正在念大专,同广场上的青年年龄相若,流着同样的热。

毕竟是17年前的事情,为何大家还是要这么执着?

从这个朋友的脸上,从小胖子11年前的故事里,我似乎找到了答案。

6/5/2006 8:15:45 AM

By Anonymous me 2, at 27 August, 2006 16:37  

Post a Comment